查看征文作品

[返回上一页]

红茶更令茶仙

作者:吴迪    发布时间:2016-06-22   阅读次数:552   投票数:0

原创散文:第十届元泰杯红茶世界征文比赛稿件 红茶更令茶仙醉 湖北省黄冈市纪委研究室 吴 迪 元泰红茶是一种很有名的茶叶。大凡不喝不知道,一喝竟为其所迷。笔者仔细回忆起自己喝茶的历程,还在十几岁之时,我也如同大人一样,试着喝一些茶叶特别是一些红茶,但那时并不懂得什么叫茶道。唐代诗歌十分发达,所描写的事项非常广泛。因为喜欢唐诗,因此家里常备有一册《唐代名家诗选》当我从中首次读到所撰写的一首令人心醉的唐代“七碗茶诗”《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时,觉得该诗深有趣味,那是被称为“茶仙”唐代诗人卢仝的一篇名作。 大约在公元813年(唐宪宗元和八年),当时隐居在少室山唐代诗人卢仝,收到该茶并自煎自饮之后,竟诗兴大发,留下了传颂千载的诗篇《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其诗全文如下: 日高丈五睡正浓,军将打门惊周公。 口云谏议送书信,白绢斜封三道印。 开缄宛见谏议面,手阅月团三百片。 闻道新年入山里,蛰虫惊动春风起。 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 仁风暗结珠蓓蕾,先春抽出黄金芽。 摘鲜焙芳旋封裹,至精至好且不奢。 至尊之余合王公,何事便到山人家? 柴门反关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 碧云引风吹不断,白花浮光凝碗面。 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风雨。 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命,堕在颠崖受辛苦。 便为谏议问苍生, 到头还得苏息否? 诗人卢仝(775-835)自号玉川子,范阳(今河北涿州市)人,“初唐四杰”之一卢照邻的嫡系子孙。年轻时家境穷困,刻苦读书,不愿仕进。甘露之变时,由于留宿宰相王涯家,同王涯为宦官所害。其诗对当时腐败之朝政及民生疾苦均有所反映,风格奇特,近于散文。卢仝著有《茶谱》、《玉川子诗集》,被尊称为“茶仙”。该诗是唐代诗人卢仝品尝友人谏议大夫孟简所赠新茶之后的即兴作品。 元泰红茶产于具有浓厚文化底蕴的福建,内含多种微量元素,口感十分可人。笔者仔细品味该茶,如同上述茶仙一样,,不仅会搜枯肠,发轻汗,而且能将平生不平之事,尽向毛孔散。笔者以为,如果上述茶仙在此,想必其也就更加厚爱。这样的茶道文化的确能起到良好的发散作用。笔者深以为,茶的至境是唐诗,元泰红茶亦莫不如此。红茶更令茶仙醉 诸君以为如何。天下诸君不妨一试。 作者地址:湖北省黄冈市七一路10号市委院内 黄冈市纪委研究室 吴迪 男 邮 编:438000 联系电话: 13409956428(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