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征文作品

[返回上一页]

此行是对红茶最长情的告白

作者:任静    发布时间:2016-06-06   阅读次数:736   投票数:77

我本来是在不断学习传统手工工艺做武夷岩茶的,那日清晨,天微微发亮,破水叫上我,说赶往桐木关麻粟小队。 去桐木关,自然是为了红茶。对于爱茶之人,如若听到有一片绝佳的山场,里面的茶树全都是任其自由生长,毫无人工干预,那在他脸上看到的,便是足以触动灵魂的渴望。要做好红茶,如何能绕得过麻粟这个偏远又神奇的地方,如果想与红茶亲密接触或者促膝长谈,那么纵使山高路远,也总会向着这大山里出发。 一路颠簸的来到了麻粟檀子岗,这里我们就看到了那样的山场,那样的茶树,我们看得见茶叶上漫步的昆虫,看得见茶树上少许布满的蜘网,看得见虫子吃过的残缺的青叶。我想这片茶地的虫子是好运的,能喝到从这片山场出去的茶的人也是好运的。 行走在檀子岗的山林茶地间,迎面扑来的不止大自然醇厚的泥土气息,也不止虫鸣鸟叫的悦耳音色,多的是,是茶青叶散发的迷人韵味,是碧水丹山的诱人美色。怀揣着对红茶的热爱,也为了不辜负如此山场,采青之时也必然要小心翼翼,对待茶青就像呵护襁褓中的婴儿一般,切莫让它受伤。既然如此,采摘的速度自然跟外山场采摘抑或机动采摘不可同日而语了,直至下山时也就寥寥几十斤茶青,本不忍离去,回头望,已然夕阳西下,无奈余晖催人散。 下山一路我们便是在跟时间赛跑,幸运的是山下的太阳终究会比山里的太阳走得慢,回到家趁着最后一点阳光,第一件事就是晾青,之后萎凋,直至深夜揉捻,这一过程即是决定做出的红茶质量的优劣。如何恰到好处的处理这批茶青,除了做茶人对传统手工工艺的熟练掌握,还得有对红茶本身的热爱和理解,对红茶的特有情怀。面对古老的木制揉捻器具,你用双手如何对待它,它就如何对待茶叶,最后也便是回归到这泡茶如何对待你。情怀这个东西是解释不了的,只有实实在在的去感受茶的自然滋味,从入眼的茶汤,扑鼻的香色,入口的味感,直至这一杯茶流淌在你身体里,你会去感受这泡茶从茶青到茶汤的修炼过程吗? 一泡红茶对与人们是什么?是消磨时光的饮品,是寻觅知音的媒介,还是阔谈人生的道场?世上爱茶的人多不胜数,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答案。无由持一碗,赠与爱茶人,一泡茶,在它落水香溢,汤色如画间,若能在芸芸众生里与你相遇偷得半日悠闲,若能在滚滚烟云中留住踌躇的脚步,那即是它的魅力。人生漫漫长路我于红茶的告白,终究也只与茶有关。 伊人何在?那座小镇那片山场那亩茶地, 何为伊人?那张桌子那束鲜花那杯红茶。